Kaleo.

You could call it fate.

#酒馆,根据删减片段改编
#严重ooc
#占tag致歉

         身着一年前的便服有些不习惯,体格似乎已经不再适合几近紧身的T恤,比利不适的拉了拉衣角,试图让自己舒服点。这里灯红酒绿的气氛与伊拉克完全不同,人群,人群,到处是人,都是毫无防备,没有武装的人。
         一个曼妙身姿的女人几乎是扭动到比利身边,她的手从比利的胸口缓慢朝下移动,带着浓重的挑逗意味,一边还说着什么。不过比利只是放空自己,任由那些片段盘旋在他的脑袋周围――
          自由           
                                   

                                          性爱
  

     优惠
                   

                                                                                上帝     
                                                    

             支持
        

                                                                       伟大
          随着肢体接触的深入,这种不适感愈加强烈,倒不是说他不想摆脱处男之身,反正他就是始终觉得别扭。
         终于,我们伟大的士兵比利林恩鼓起勇气起身,婉言谢绝了那女人犒劳战士的好意。这对比利来说其实挺困难,毕竟“婉言”这种事在伊拉克已经灭绝了。那女人的脸从献媚变成了明显的冷漠,可比利并不在乎,说实在的,他都已经经历了那么多,再多惹恼一个人也无所谓了。
        比利几乎是小跑着逃离了那酒馆,空气,清新的,没有硝烟味儿的空气,这能帮助思考。大概只有上帝知道他真的在思考,只是这思绪总是似有似无,难以名状,甚至阻止了他在面对那帮该死的记者时讲出漂亮的回答。
        比利在那个大城市的普通夜晚站了很久。他掏了掏口袋,竟然掏出了一包烟,再往深处寻找,却未发现打火机。他低声骂了一句什么,转头寻找上士戴姆,不知道为什么,每当有了什么困难,比利总是会第一时间想到他的班长。
      而陆军上士正站在离他不远处的地方盯着他。

       “班长,能不能借个火?”比利问道。而发出问句的下一秒戴姆上士就已利落的将打火机扔了过来,比利猝不及防,但凭着直觉勉勉强强抓住了它,却冷不丁听到了戴姆的笑声,带着点嘲笑,没有坏意的那种。戴姆从比利的烟盒中抽出一支叼在嘴里,等着比利把打火机还回来。

       “在里面没有享受到愉快的服务,huh?”

         戴姆含含糊糊的点着烟,话里带着点戏谑的味道。

      
     “没有,班长,我只是...只是不太适应。”

      “不太适应?哈,我猜是那些女人没能满足你。”

        比利沉默了,事实上他自己也不太清楚他到底要的是什么,说实在的他也不需要那些狗屁满足,只是“处男”这个称号有点儿不好听。他怔了半晌,等到回神时才发现自己正盯着他的班长,他的眉眼,他微笑和严肃的样子,他叫他混球的时候,他严厉的惩罚和训练他的时候,回忆一齐涌上来,几近将比利吞没,他的呼吸变得急促,手不知道该往哪处放,现在他最想干的事就是在他自己的房间里撸上一发,当然,想着他的班长。
     

       “Stop――!”

       比利突然抱住头,拼命的想要摆脱那些龌龊的想法,至少在班长面前不能表现出来,但是他可没有能力控制他双腿之间的那根尖塔。

       “你得想办法控制住你的那根玩意儿。”

         戴姆示意他朝下面看,表情还是这么的令人琢磨不透。

         “...这很困难,班长。”比利犹豫了一会儿,“这只是在特定的情况下发生,班长。”比利干脆如实回答。

        
      “你是说在这家该死的破酒吧外头?得了吧,你别告诉我在这繁华的狗屎都市下你的那玩意儿会随着清风勃起。”

        戴姆把抽剩一半的烟头扔到地上,狠狠地用脚把它蹂躏了一番。

“......其实是他妈的你靠近我的时候。”
   比利低头,声音很轻很轻,好像就怕他的班长听到。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