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leo.

惊!昔日欧美圈女孩今竟落入镇魂!

信件

#是去年一个开了第一段一直到现在才补完的絮絮叨叨的东西
#为比利林恩添砖加瓦


亲爱的班长:

呃,Hey.我想自从退役后我们就没怎么见过面,具体有多久我记不清楚了,反正应该是很久吧。

希望你原谅我的冒失,我并不是很擅长那些书信格式……我本以为我不会再接触到这些狗屁东西,我以为我的尸体会被光荣的放在很高档的棺材里然后送回美国接受万人崇敬什么的,我已经准备好了。然而我还是回来了,活着回来,如同接受酷刑。我敢打赌相比那些心理医生,还是圣战徒对我们更加热情一点。

家里的一切都挺好,或者说不太好。我不知道,一切都保持原状似乎没有什么优点。第一天母亲把我当作一个真正的美国大兵,甚至要求我在家里穿戴军装和那些花里胡哨的徽章,不过之后很快便恢复正常。我开始洗碗,凯瑟琳会和我聊聊她最近碰到的男孩,我偶尔也会在房间偷偷看片――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我没有杀过人,也没有在伊拉克待过,更没有见过你或者B班。
但这一切都是存在的。

至少我知道它们存在过。

心理医生建议我学着去忘记这一切,以便我可以更好的适应目前的社会环境,你知道的,和好看的女孩约会可不需要什么凶狠的措辞。

“如果你学着忘记,一切会变得更加容易。”

原话引用那个医生说的狗屁。

先是被人屡屡称赞我人生中最痛苦的一天,再是让我全部忘记这几年我干过的事情,人生怎么会变得容易?当然我知道这一切都是闹剧,完全没有意义。伊拉克战争有什么意义?我们真的阻止了当地人民的矛盾吗?

显然没有。

我猜你看到这会想“比利小妞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唧唧歪歪”,事实上从参战开始我就一直在考虑这些,每次都得到一个完全否定的答案:没有意义,没有意义,没有意义。我开始质疑一切,质疑我们去那里的目的,还有一系列没有用处的训练。莱克的训练成绩不亚于我们其中的任何一个,最后他疼的在手术室里打滚,我们都无可奈何。

但我希望这一切都有点意义,至少是说的通的,在多年后我可以向朋友诉说我的经历,我如何理解蘑菇的轮回哲学,如何在中场休息中站在舞台上一动不动,以及我如何遇到了对我来说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见鬼,我都能想象出你看到上面那句话的时候似笑非笑的脸。我不是在说费森,看在上帝的份儿上。

我希望你能回信,或者说最好记起我的名字叫比利林恩,你的技术二等兵。

     祝一切都好。

                                           比利林恩(见鬼,我只记得人称写在右下角了。)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