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leo.

不值。

【Tommy/Gibson无差】寒鸦

#另外一个片段
#有视角切换的
#小学生文笔








      他们经常爬上枝干最粗壮的那棵大树眺望远方,看着骑着破旧单车的人们在乡间互相问候,运气好的话还能看到很稀奇的小轿车,或是骑兵摩托,“突突”的声音似乎在这儿都能看得见。当然,他们无法理解那东西的构造原理,所以只是望着那黑烟发出一声惊叹。他们最喜欢看到胜利凯旋的士兵。

      但总有些不好的事情接踵而至,尽管他们试图避免――这种事总不可避免。比如说他想告诉Gibson,韦茅斯的水手道森家的长子牺牲了,听说还是个很优秀的飞行员。不过显然Tommy没法告诉Gibson,首先他和那位飞行员并不是很熟,只是在道森家寄给爸爸的信中附着一张照片中看到过。再者无论Tommy说什么Gibson也只是闪烁着漂亮的眼睛露出微笑罢了――鉴于他没有意向学习法语同时Gibson也并不擅长英语的情况下。
      
       Tommy挪动身子准备爬下树,Gibson立即会意的随之转身。一路上Tommy表现出了不同以往的兴奋劲儿,毫无疑问,他对他钦佩无比的水手痛失爱子感到非常遗憾,但是如果自己能跟着爸爸去参加葬礼,也就意味着去到海边,那么他可能会遇见那个总是穿着红毛衣的男孩Peter,“打水漂之战”或许还有机会翻身。少年稚气未脱,总有得意忘形的一面,他不停的对Gibson重复着这件事,连脚步都变得轻盈起来。Gibson照常看着他露出腼腆的微笑,当然,Gibson没有听懂多少,他只是从Tommy的肢体语言中感受到了Tommy的情感走向:他很快乐,因为他可能要离开几天,或许是去玩点什么。

离开。

Gibson眼里的光黯淡下去,几天来他一直想要试图告诉Tommy自己也要离开了,回到法国,去到他妈妈身边,并且再也不会回来了。伟大的母亲一定是以母子情深打动了法官赢得扶养权,而他的父亲依旧选择沉默。他不怪父亲,显然在法国他拥有更好的条件:接受高等教育和学习无用的礼仪,而不是看着父亲在英国的农庄帮工,甚至和一个英国男孩在乡间疯玩,在树林里粗鲁的合唱一首古老的乡间民谣。

妈妈肯定不会喜欢的。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