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leo.

不值。

Hope.

#很喜欢午安组,今天终于产了一点点粮
#可困死我了(。)
#梗源于微博上的一张图,所以别问我为什么海边会有阶梯,我8知道
#依旧瞎写,欢迎捉虫
#人称特别乱,因为很困……






救援结束了。

Peter朝四下里望了望,到处是疲惫的士兵和热情的民众。他微微摇头,从摇晃的甲板上跳到岸边,一边麻利的系好缆绳,轻声招呼着船上的士兵。

这是属于他的敦刻尔克大撤退。

他在解下士兵身上的救生衣时,非常仔细的对每个人都说了“祝你好运。”,毕竟他知道这些士兵很快就会投入到下一场战争中去――更加艰难的战斗。尽管他还没有成年,他依然深知“战争”带来的东西:饥饿,死亡,绝望的哭泣和很多防空洞。

对了,还有英国皇家空军的飞行员Collins.

Peter偷偷的瞥了Collins一眼,Collins低着头,试图抹去刚刚救援步兵时脸上的油污。

Collins确是很迷人的一位飞行员。

Peter当然接触过RAF,从他哥哥寄来的信中他了解了不少基础知识,直到某一天哥哥的字迹变成的正规的印刷体,上面清楚的写着“已经殉难”。也就是说,Peter再也见不到优秀的飞行员哥哥,更不用说飞行的各种基本技巧,他和空军彻底失联。

当Peter回过神来,他发现自己已经在解Collins的救生衣带了。

飞行员很疲惫,但还是对他微笑着,在Peter郑重的做完例行公事后非常礼貌的道谢,然后转身离开,即使有步兵朝他啐了一口,他也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Peter的心砰砰直跳,他不知道到底是从他拿船桨敲来机舱的那一刻起还是刚才盯着他的背影时开始,一种令人窒息的冰冷席卷全身。他想要对着飞行员的背影大喊,他想让他留下,喝一碗温热的奶油浓汤,或是别的热乎乎的东西。飞行员的金发还很潮湿,在寒风中微微颤动,Peter希望Collins至少能把头发吹干再离开,但是这一切的一切他都不便说出口。他不知道他还能不能见到这位优雅的飞行员,只要想到还有下一次战争,他就忍不住颤抖,他不想看到Collins再次迫降在大海上,如果是陌生的海域,那就更加糟糕了。

Collins已经走上了阶梯。

Peter匆匆跑过去,在Collins的背后犹豫了几秒,然后坚定的朝他伸出手,指尖碰到了Collins试图抓住扶手的掌心。

“等一下!”

少年终究还是没有忍住,他压低了嗓音,只有飞行员听的见。

飞行员困惑的转过头,看到穿着红色毛衣的男孩还是照例露出微笑。

“你不必难过的……听着,你是我遇到的最棒的飞行员……我是说,除了我哥哥,呃,对不起,我冒犯到你了吗?”

语无伦次的青葱少年。

Collins面对突如其来的问话瞪大了眼睛,随即意识到少年的不安,于是拍了拍他的肩膀,

“没关系的。”

Peter急切的上前,想要说些什么却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

“那么,祝你好运。”

飞行员用感激的眼神望着他,Collins当然需要一切支持,他的内心已经快要被周遭的一切击垮了。

“祝我们都能活下去。”

飞行员抓紧了Peter的手,少年的手心温热,带着美好的希望。

希望。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