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leo.

You could call it fate.

一个Tommy的心理活动练笔?

#轻微步兵组
#是练笔,所以并没好好写(靠

步兵没有手表,也没有护目镜,更没有齐全的逃生装备,只有一把经常卡弹的来福枪,在敦刻尔克海滩,这显然没什么用处。

我们被困在这片海滩上,整整四十万人。

而丘吉尔勒令需要活下来的士兵?

三万。

德军的一架飞机就可以击毁我们数艘承载四十万人希望的驱逐舰。

我们看不到英国的空军,更加看不到希望。

我们看见的只是德军空袭时被激起数十米高的沙砾和涨潮时漂上岸的尸体。

我们没有机会了。

除非自己逃生。





坐在名叫“月光石号”的民用船上,我终于看到了大名鼎鼎的深蓝色空军制服。他金色的头发湿漉漉的,像是刚刚溺水被救上来的样子。

就和我们一样。

我不由自主的盯着他看,空军士兵,驰骋在蓝天之上的杀手,如今却和我一个满脸黑色油污的步兵碰了面。他没有我们在收音机里听到的那样高大,看上去也只是和我们一样年纪,那个穿着Gibson衣服的法国人也是。

我们都是少年,用来给战争献祭的少年。

我望着“家”的悬崖半晌,意识到站在旁边的金发少年和我望着的是同一个方向。我突然明白,没有什么可以责怪的,我们只是战争的俘虏,终究改变不了命运,就算是法国人也一样,一个普通的空军士兵敌不过强大的命运。

“就算到家了也还是要重回战场的,不是吗。”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