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leo.

你好。
总和战争文学过不去,而且吃的都是冷cp。喜欢别人的评论和红心心,没了。

BLUE.


算是和 @Sleepyhead 的一次联文,考虑到我不会开车,所以就写个铺垫。
#ooc预警






“我就知道你这小子艳福不浅,林恩。”

酒吧的霓虹灯照亮了戴姆的脸,这使得戴姆想要的那种
讽刺意义更加明显。他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话中带着点戏谑的语气。旁人听来那只是一个男人扮演着他兄长的角色,尽着关心小辈的责任,说不定他们之间的对话会被放上当地的报纸大肆宣传:
《Hey,这才是兄弟手足之间正确表达情感的方式!》

这正是戴姆想要的效果,对于旁人的效果。

而在林恩看来却是完全不同的理解。

无疑,戴姆的调侃正是在无情的责问他怎会在离开战场后如此轻易的忘记他与戴姆在伊拉克的种种而任由一个舞女投怀送抱。抑或说不定只是对林恩那副像头迷失森林的小鹿四处张望的无助表情上瘾。

“不是的,班长,她只是……”

“我明白,这是正常需求,不用解释什么,士兵。”

比利的解释欲被戴姆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击的溃不成军。
林恩很委屈,面对戴姆他支支吾吾的涨红了脸。旁边的女人搔首弄姿,也并不打算解释清楚,相反,她乐于看到这种场景。她微笑着抚摸着林恩的大腿直至私处,她在他耳边呢喃了点什么,然后笑吟吟的看着他通红的耳朵根。

“打扰一下,我去趟洗手间,对不起。”

林恩再无法忍受那女人的献媚,即刻起身逃离。她不过是那个酒吧里的脱衣女郎,出现在错误的时刻,错误的地点。

或许他约戴姆出来就是个一时血液直冲头脑的错误。

林恩使劲的摇了摇头,仍由那打开的水龙头肆意的发出噪声。他很疑惑,如此一个擅长各种“技巧”的女人在他身上恰到好处的抚摸,他却莫名其妙的失去了原先的欲望。“处男”,这个跟随他多年的形容词在他身上忽然失去了意义,他在那次愚蠢透顶的中场秀中拒绝了他最亲爱的姐姐凯瑟琳,拒绝了那位友善的医生让他重新成为“美国梦中的一份子”的提议,他甚至拒绝了美丽的费珊·佐恩,那个眼里闪着动人光芒的棕发小妞。

是他自己选择了他妈的狗屎伊拉克战场。

是他拒绝了他本应得的一切。

他做出了一个大胆的,英勇的,高尚的,愚蠢的选择。

现在他活着回来了。

林恩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或许他内心深处早已知晓他这么多年都没有和任何一个女孩发生关系的原因。他曾经像所有的青春期男孩一样笨拙尝试和某些女孩交流相处,但她们并不是他想要去喜欢甚至是爱的人,瞳孔不是他想要的颜色,成天喋喋不休,抑或过度的身体接触让他觉得浑身不自在。

现在他知道了,这些都是借口。

他只是没有遇到对的人。

当然,现在他遇到了。

他不能再逃离了。

他跌跌撞撞的冲出洗手间,他要郑重的做出他这辈子最勇敢的事情,这远比在战场上给那帮圣战徒扔一朵玫瑰更加冒险。

评论(5)

热度(6)